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水平测度及空间分异现象研究

发布者:csjjjd发布时间:2021-03-05浏览次数:151

长江经济带建设是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之一,除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外,近几年长江经济带社会领域的发展也备受关注。目前我国社会领域发展的阶段性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及2035年基本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长江经济带总面积占全国比重21.35%,2018年人口比重为42.88%,经济比重为44.76%,是实现全国社会领域发展目标的重要一环。然而,目前长江经济带部分地区社会领域发展呈现与经济发展不协调(庄汝龙等,2017a)或地区差异过大的问题(王维等,2017),制约长江经济带后续开发效率,阻碍全国社会发展目标的实现。那么,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整体情况如何?呈现怎样的空间差异性?未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取得哪些方面的突破?本文在地级市空间尺度上建立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指数,回应上述现实问题。

一、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指数评价指标体系

根据以往学者的经验,本文构建包括社会事业、社会保障、社会均衡和社会活力4项一级指标的社会发展指数(表1)。其中,社会事业领域构成社会发展的主要内容,关注政府提供的社会建设和社会服务事业,主要评价教育事业、卫生事业和文化事业发展概况。社会保障和社会均衡领域构成社会发展的主要结果,社会保障领域关注国民收入再分配的合理性和全面性,主要评价保障水平和保障覆盖两个方面的发展水平;社会均衡领域关注生产效率与公平的良性互动,主要评价收入水平、消费水平和城乡差距发展概况。社会活力领域评价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关注城市发展基础和未来发展潜力,主要评价人力资源和经济基础发展水平。 

表1 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指数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单位

权重

社会事业

教育事业

人均教育投入

2

万人教育行业从业人口数

2

义务教育师生比


2

高中师生比


1.5

万人在校大学生数

1.5

卫生事业

人均医疗卫生投入

3

万人卫生机构床位数

2.5

万人卫生技术人员数

2.5

文化事业

人均文化体育与传媒投入

3

万人文化事业单位从业人员数

2.5

宽带网络普及率

%

2.5

社会保障

保障水平

人均社会保障和就业投入

5

最低工资标准

5

保障覆盖

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参保率

%

5

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参保率

%

5

城镇职工失业保险参保率

%

5

社会均衡

收入水平

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

3

职工平均工资增长率

%

3

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

%

3

消费水平

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

6

城乡差距

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


5

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


5

社会活力

人力资源

大专及以上教育人口比重

%

3.5

人口密度

人/平方公里

3.5

外来人口比重

%

3

劳动参与率

%

3

经济基础

GDP增长率

%

4

人均GDP

4

地均GDP

亿元/平方公里

4

二、整体测度与分析

(一)整体评价和基于自然间断点的等级划分

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水平相对较低(表2),110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均值为32.91,最大值为71.68(上海)。以6为组距对110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进行划分,匹配城市数量可观察城市得分分布频次。经测算,77.23%的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处于[22,42)区间,其中36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分值处于[27,32)区间,频次最高,说明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社会领域发展仍然不足。

表2 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社会发展指数排名

排名

城市

指数

排名

城市

指数

排名

城市

指数

排名

城市

指数

1

上海

71.68

29

徐州

37.16

57

宜宾

29.63

85

黄冈

25.70

2

杭州

62.02

30

盐城

36.66

58

岳阳

29.44

86

宣城

25.40

3

南京

58.89

31

衢州

36.40

59

九江

29.17

87

六盘水

25.39

4

武汉

55.39

32

鄂州

36.39

60

郴州

29.04

88

广元

25.04

5

苏州

54.84

33

重庆

35.80

61

咸宁

28.97

89

铜仁

24.90

6

舟山

54.78

34

黄石

35.54

62

雅安

28.82

90

资阳

24.67

7

无锡

54.05

35

宜昌

34.96

63

遵义

28.62

91

抚州

24.66

8

宁波

52.92

36

新余

34.66

64

泸州

28.55

92

丽江

24.57

9

常州

48.66

37

芜湖

34.51

65

眉山

28.40

93

广安

24.47

10

嘉兴

48.17

38

衡阳

34.41

66

普洱

28.33

94

安庆

24.23

11

绍兴

47.82

39

萍乡

34.24

67

邵阳

28.08

95

蚌埠

24.09

12

湖州

47.67

40

襄阳

34.00

68

怀化

28.07

96

保山

23.98

13

长沙

47.37

41

淮安

33.22

69

随州

27.78

97

吉安

23.74

14

成都

45.82

42

德阳

33.20

70

孝感

27.78

98

安顺

23.57

15

镇江

43.95

43

连云港

32.92

71

张家界

27.63

99

达州

23.06

16

金华

42.68

44

株洲

32.16

72

遂宁

27.62

100

池州

22.98

17

台州

42.47

45

荆门

31.94

73

淮北

27.53

101

滁州

22.74

18

丽水

42.12

46

宿迁

31.86

74

荆州

27.51

102

巴中

22.74

19

昆明

40.93

47

景德镇

31.56

75

十堰

27.46

103

毕节

22.41

20

温州

40.89

48

常德

31.49

76

临沧

27.39

104

赣州

21.89

21

扬州

40.52

49

自贡

30.99

77

玉溪

27.38

105

上饶

21.89

22

贵阳

40.40

50

马鞍山

30.83

78

内江

27.34

106

昭通

20.51

23

南昌

39.92

51

黄山

30.61

79

曲靖

27.22

107

亳州

20.18

24

泰州

39.03

52

鹰潭

30.58

80

娄底

27.19

108

六安

19.70

25

南通

38.82

53

乐山

30.41

81

宜春

26.26

109

阜阳

18.95

26

合肥

38.25

54

绵阳

30.37

82

南充

26.24

110

宿州

17.06

27

湘潭

37.57

55

益阳

30.32

83

淮南

26.14




28

攀枝花

37.39

56

永州

29.93

84

铜陵

25.74




借助ArcGIS工具对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进行自然间断点分级(Jenks),断点分别为25.04、29.93、35.80和45.82,将110个城市分为5个级别(表3)。一级和二级城市主要集中在下游地区,三级城市主要集中在中游地区,四级城市主要集中在上游和中游地区,五级城市主要集中在上游和下游地区。

表3 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社会发展领域类别划分

城市组别

分值区间

指数得分均值

包含城市数量

上游城市

中游城市

下游城市

社会发展一级城市

[71.68,45.82)

54.17

13

0

2

11

社会发展二级城市

[45.82,35.80)

39.86

19

4

3

12

社会发展三级城市

[35.80,29.93)

32.63

23

5

12

6

社会发展四级城市

[29.93,25.04)

27.68

32

13

15

4

社会发展五级城市

[25.04,17.06)

22.70

23

11

4

8

值得注意的是,下游地区同时包含了较多的一级城市、二级城市和五级城市,相对于上游地区和中游地区,下游地区社会发展水平分化现象更为明显。

(二)细分领域及重要城市社会发展优劣势分析

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指数共包含4项一级指数,其中社会均衡领域发展相对较好,均值为10.12,社会保障领域发展相对不足,均值仅为6.82。在10项二级指标中,城乡均衡和卫生事业发展相对较好,教育事业、文化事业、保障水平发展相对滞后(表4)。

表4  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一级指数和二级指数得分情况

指数

均值

指数

均值

指数

均值

综合指数

32.91

二级指数

教育事业

2.19

二级指数

收入水平

2.75

一级指数

社会事业

7.41

卫生事业

3.52

消费水平

1.57

社会保障

6.82

文化事业

1.70

城乡差距

5.81

社会均衡

10.12

保障水平

2.34

人力资源

4.65

社会活力

8.56

保障覆盖

4.48

经济基础

3.91

基于细分领域划分,进一步分析长江经济带重要城市在社会发展的优劣势。根据经济体量和辐射能力,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中上海辐射能力最强,苏州、南京、无锡、重庆、武汉、宁波、杭州、合肥、长沙、成都和南昌次之,以上12个中心城市再加上云南和贵州的省会昆明和贵阳,构成长江经济带14个重要城市。表5为14个重要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及排名情况。其中,上海社会发展指数得分最高,重庆、合肥和南昌排名相对靠后,且城市间社会发展差距相对较大,上海社会发展指数得分为重庆的2倍有余。特别强调的是,14个重要城市社会均衡发展相对滞后,这一趋势与长江经济带社会均衡领域整体得分较高的结论恰好相反。

根据表5可观察重点城市社会发展优劣势。与其他三项社会指数相比,上海、南京、武汉、成都、昆明、贵阳、南昌和重庆社会均衡领域发展相对劣势,武汉、长沙、合肥社会保障领域发展较为不足,无锡、宁波社会事业领域发展相对欠缺。部分城市表现出了各领域平衡发展的趋势,至少在3个领域排位前10名的城市分别是上海、杭州、南京、长沙、苏州、宁波和无锡,其中杭州和苏州4项一级指数均排位前10名,社会领域发展的均衡度最高。

表5  长江经济带14个重要节点城市社会领域发展排名

城市

综合排名

社会发展指数

二级指数排名

城市类别

社会事业

社会保障

社会均衡

社会活力

上海

1

71.68

1

1

14

1

α

杭州

2

62.02

2

2

2

6

α

南京

3

58.89

3

4

19

2

α

武汉

4

55.39

4

11

15

3

α

苏州

5

54.84

8

9

5

4

α

无锡

7

54.05

15

6

4

5

α

宁波

8

52.92

14

3

10

9

α

长沙

13

47.37

6

30

8

10

α

成都

14

45.82

12

16

35

13

β

昆明

19

40.93

5

41

55

16

β

贵阳

22

40.40

11

28

64

17

β

南昌

23

39.92

10

39

77

8

β

合肥

26

38.25

25

52

33

15

β

重庆

33

35.80

16

27

76

30

γ

注:α、β、γ、δ、ε分别代表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一级城市、二级城市、三级城市、四级城市和五级城市。

(三)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的空间分异现象分析

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的空间分布并不是均质的。进一步对比长江经济带三大城市群社会领域发展的空间差异。其中上游城市群共计16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均值29.71。中游城市群共计28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均值为32.32。下游城市群共计26个城市,社会发展指数得分均值42.70。通过测算三大城市群社会发展指数变异系数,发现上游城市群社会指数变异系数为0.18,中游城市群社会指数变异系数为0.26,下游城市群社会指数变异系数为0.29,说明上游城市群社会发展水平比较集中,而下游城市群社会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均衡程度较低,佐证了前文“下游地区社会发展水平分化现象更为明显”的结论。

三、结论与启示

(一)研究结论

本文以占全国人口比重42.88%的长江经济带为研究对象,评估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社会发展现状和空间格局,为更好推进长江经济带后续开发夯实社会基础,决胜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目标。基于国内外社会发展实践和社会评价前期研究,本文创新性地从城市空间尺度构建了社会发展指数,分析了长江经济带110个城市4大领域的社会发展现状,进一步利用ArcGIS分析工具探讨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空间分异现象。主要研究结论如下:

第一,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整体水平不高,指数得分均值仅为32.91,且77.23%的城市社会发展处于中下游水平。从细分领域看,长江经济带社会均衡领域发展相对较好,而社会保障领域发展相对欠缺。其中,上海社会发展水平最高,但社会均衡领域仍需进一步发展,相较之下,杭州和苏州是长江经济带社会领域发展最为均衡的2个城市,其他城市如南京、长沙、舟山、宁波和无锡也构成了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的标杆。

第二,长江经济带14个重要城市社会领域发展水平差距较大,上海社会发展指数得分为重庆的2倍有余。特别强调的是,相对于社会事业、社会保障和社会活力3个子领域,14个重要城市社会均衡领域的发展普遍滞后,这与长江经济带社会均衡领域发展相对较好的整体趋势恰好相反。这一现象说明,长江经济带重要城市社会均衡滞后于经济发展,存在相对突出的问题,是未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着力点。

第三,长江经济带各城市社会发展呈现明显的空间自相关特性,且出现显著的空间分异现象。GetisOrd Gi指数分析结果显示,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指数冷点区域和热点区域已形成相对独立的空间格局,即形成社会意义上的分区发展现象。下游地区社会领域发展相对较好,上游地区社会领域发展较为不足。从三大城市群内部发展情况看,长江经济带下游地区社会发展分异现象更为明显,既存在上海、杭州、苏州等城市构成的热点簇,也包括以安徽部分城市为主构成的冷点簇,变异系数高于中游城市群和上游城市群。

(二)政策启示

基于以上结论,得出几点启示:

一是规划引领,研究制定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规划纲要,整体提升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水平。虽然中共中央政治局于2016年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但主要聚焦于生态保护、交通走廊、产业转型和新型城镇化等方面,对长江经济带社会领域的发展着墨不多。鉴于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比重达44.76%,人口比重达42.88%,就业、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领域的发展需制定统一的导向性规划,引领发展。

二是根据不同的区域特征制定不同的发展策略,加强不同区域社会领域交流,减小区域差距。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社会事业领域发展较好,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重点主要为社会保障、社会均衡和社会活力领域。中游地区社会均衡领域发展较好,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重点为社会事业、社会保障和社会活力领域。针对下游地区社会发展空间分异较大的特征,应针对不同城市制定差异化发展方法,整体上以社会事业领域为发展重点。

三是以重要城市为切入点,着力推动中游城市群社会发展水平整体提升。长江中游城市群承东启西,是长江经济带社会发展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是实现中部地区崛起和执行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的重点区域。建议在长江经济带中游城市群社会领域的发展过程中着重释放武汉、长沙等重要城市在社会领域发展的优势和引领力,以武汉城市圈、环长株潭城市群和环翻阳湖城市群社会领域发展一体化为突破口,寻求中游城市群社会发展的突破口。


(撰稿:刘玉博、王振分别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