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分区域和重点城市科技创新驱动力指数分析

发布者:csjjjd发布时间:2020-11-20浏览次数:109

一、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科技创新驱动力指数分析

长江流域横跨中国东中西部,可划分为上游、中游、下游三大区域。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属于下游地区,共41个城市,湖南、湖北和江西属于中游地区,共36个城市,重庆、四川、云南和贵州属于上游地区,共33个城市。

如图1所示,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驱动力的区域差异明显,下游地区的综合指数得分最高,中游地区其次,上游地区最低,上中游地区的指标得分都低于长江经济带的平均值,同时,所有一级指标的平均得分也表现出同样的区域差异特征,说明下游地区是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驱动力最强的区域。从更加细化的二级指标的平均得分看,除投入产出绩效外,下游地区的其他指标得分都超过上中游地区,除创新投入载体、创新基础投入和投入产出绩效外,中游地区的其他指标得分都超过上游地区,上游地区的总体表现偏弱,但在投入产出绩效上的表现亮眼(图2)。

7f94fbc8-98dc-42ca-89a3-41a96f169d2e.png

图1 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科技创新驱动力综合指数和一级指标的平均得分

a4e18101-5ea8-4285-8c6a-8d9ba7f9d7bc.png

图2 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科技创新驱动力二级指标的平均得分

二、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驱动力20强城市分析

依据综合指数得分的排名,选出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驱动力最强的20个城市。根据自然断裂点法,按综合指数的得分大小进一步将上述城市分为四个等级,上海是第一梯队,南京、武汉、苏州、杭州、长沙是第二梯队,合肥、成都、无锡、宁波、常州、镇江是第三梯队,重庆、芜湖、南通、扬州、泰州、嘉兴、湖州、南昌是第四梯队(图3)。云南和贵州是长江经济带沿江11个省市中仅有的两个没有城市进入科技创新驱动力20强的省份,两省的省会城市昆明和贵阳的排名最靠前,分别排第21和26位。

10944993-42a8-4369-b347-4d158058db53.png

图3 长江经济带科创驱动力20强城市梯队分布

上海在科技创新投入、载体和产出方面的表现都位居榜首,但科技创新绩效的表现相对不佳,仅排在第20位(表1)。从二级指标的排名情况看,上海的投入力度较大,在科技研发投入和创新基础投入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人力资源投入排第3位。在2017年,上海的研发经费高达1205亿元,研发强度近4%,研发人员超过26万,此外,地方财政实力雄厚,科技支出达到7548亿元,人均教育投入超过3600元,为科技创新发展奠定了扎实基础。上海的载体功能也有优势,科技研发载体和创新培育载体都位居首位,高新产业载体排名第5位。上海的高校、国家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创新主体,产业园区和大学科技园等创新空间,风险资本、创新孵化机构等创新支撑要素众多,同时,尽管规上工业企业中设立研发机构的占比不高,但独角兽企业大多集中在上海,来自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动能较大。上海的科技创新产出能力较强,科技研发成果排名第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排名第4位,上海在2017年的SSCI论文和发明专利产出数量分别超过35万篇和2万件,技术合同交易额达到856亿元。但上海的投入产出绩效表现一般,仅排在第39位,同时,驱动转型绩效也只排在第17位,尽管上海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位居首位,但高新技术产业占比和生产效率都有待提升。

表1 2017年上海科技创新驱动力一、二级指标得分及排名

一级指标

得分

排名

二级指标

得分

排名

科技创新投入

0.763

1

科技研发投入

0.803

1

人力资源投入

0.664

3

创新基础投入

0.882

1

科技创新载体

0.782

1

科技研发载体

0.913

1

高新产业载体

0.356

5

创新培育载体

1.000

1

科技创新产出

0.671

1

科技研发成果

0.814

1

成果转化与产业化

0.528

4

科技创新绩效

0.405

20

投入产出绩效

0.202

39

驱动转型绩效

0.541

17

南京、武汉、苏州、杭州、长沙是仅次于龙头上海的核心城市。从一级指标得分和排名看,各城市的一级指标得分排名波动不大,并没有出现像上海那样的某个一级指标排名很低的情况(表2)。从二级指标的得分和排名看,南京的人力资源投入和投入产出绩效表现优异,高校和科研院所云集使其在科技研发载体和科技研发成果上也表现上佳,但高新产业载体、驱动转型绩效、成果转化与产业化的表现有待加强;武汉的最大问题是科技创新绩效需要提升,投入产出绩效和驱动转型绩效的表现都不佳;苏州拥有众多国家级高新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在产业园区建设和发展上具有优势,因此,高新产业载体的得分排名首位,但科技研发载体的排名相对不高,投入产出绩效的表现较差;杭州在创新培育载体和科技研发成果方面有一定优势,并没有明显的短板,但在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投入产出绩效方面的表现有提升空间;长沙的投入产出绩效和驱动转型绩效表现出色,但科技研发投入和创新培育载体的表现较弱(表3)。

表2 2017年第二梯队城市科技创新驱动力一级指标得分及排名

一级指标

南京

武汉

苏州

杭州

长沙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科技创新投入

0.521

2

0.513

3

0.450

5

0.451

4

0.388

6

科技创新载体

0.488

2

0.450

3

0.411

4

0.398

5

0.232

9

科技创新产出

0.606

3

0.614

2

0.575

4

0.454

6

0.467

5

科技创新绩效

0.607

2

0.502

4

0.496

6

0.509

3

0.709

1

表3 2017年第二梯队城市科技创新驱动力二级指标得分及排名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南京

武汉

苏州

杭州

长沙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科技创新投入

科技研发投入

0.351

5

0.395

3

0.437

2

0.392

4

0.234

15

人力资源投入

0.727

1

0.682

2

0.427

8

0.498

5

0.557

4

创新基础投入

0.446

5

0.413

8

0.523

2

0.473

3

0.361

9

科技创新载体

科技研发载体

0.566

2

0.439

4

0.206

10

0.378

5

0.235

7

高新产业载体

0.292

7

0.477

2

0.846

1

0.377

4

0.243

9

创新培育载体

0.468

4

0.452

5

0.662

2

0.584

3

0.185

12

科技创新产出

科技研发成果

0.775

2

0.514

4

0.469

5

0.576

3

0.349

7

成果转化与产业化

0.436

7

0.714

1

0.682

2

0.332

15

0.584

3

科技创新绩效

投入产出绩效

0.564

1

0.318

15

0.196

43

0.325

11

0.540

2

驱动转型绩效

0.636

6

0.624

10

0.696

2

0.632

7

0.822

1

合肥、成都、无锡、宁波、常州和镇江是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的引领城市。从一级指标的排名看,除了常州和镇江在科技创新载体方面的表现较弱外,其他城市在各方面的表现都比较均衡(表4)。从二级指标的排名看,合肥在科技研发载体方面具有优势,但创新基础投入和投入产出绩效都有待提升;成都在投入产出绩效方面的表现不错,但创新基础投入、高新产业载体和驱动转型绩效有待加强;无锡的投入产出绩效表现尤为不佳,创新基础投入和创新培育载体的表现相对较好;宁波的创新基础投入表现较好,但高新产业载体和投入产出绩效的表现较差;常州的驱动转型绩效表现出色,排名第3位,但科技研发载体、高新产业载体和投入产出绩效的表现不佳;镇江的科技研发成果表现较好,但科技研发投入、科技研发载体和高新产业载体都表现欠佳(表5)。

表4 2017年第三梯队城市科技创新驱动力一级指标得分及排名

指标

城市

科技创新投入

科技创新载体

科技创新产出

科技创新绩效

合肥

8

6

7

5

成都

7

7

8

8

无锡

9

12

9

14

宁波

11

14

12

12

常州

12

21

10

9

镇江

14

23

11

7

表5 2017年第三梯队城市科技创新驱动力二级指标得分及排名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合肥

成都

无锡

宁波

常州

镇江

科技创新投入

科技研发投入

7

10

8

11

13

19

人力资源投入

7

6

9

15

13

11

创新基础投入

20

13

7

6

10

12

科技创新载体

科技研发载体

3

6

11

13

19

18

高新产业载体

12

17

19

27

75

48

创新培育载体

10

6

7

14

9

19

科技创新产出

科技研发成果

8

6

10

11

14

9

成果转化与产业化

5

6

8

14

9

13

科技创新绩效

投入产出绩效

18

5

61

46

59

12

驱动转型绩效

8

15

11

12

3

13

重庆、芜湖、南通、扬州、泰州、嘉兴、湖州、南昌是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驱动力的重要节点城市。从一级指标的排名看,重庆、芜湖、南通和嘉兴在科技创新投入上表现较好,重庆、南通和南昌在科技创新载体上表现较好,尤其是重庆在投入和载体方面的优势显著,在科技创新产出方面,南昌偏弱,其他城市与综合表现持平,在科技创新绩效方面,重庆、嘉兴和湖州的表现较差,但芜湖的表现出色(表6)。从二级指标的排名看,重庆的创新基础投入和科技创新载体方面的各项指标都表现较好,但在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投入产出绩效和驱动转型绩效等方面都有待提升;芜湖在科技研发投入、驱动转型绩效、成果转化与产业化等方面都表现较好,但各类科技创新载体和人力供给不足;南通的高新产业载体和驱动转型绩效的优势明显,但投入产出绩效表现很差;扬州和嘉兴在各方面的优劣势比较相似,两者的高新产业载体、科技研发成果和投入产出绩效排名偏后,尤其是投入产出绩效的表现很差,其他方面的表现平平;泰州的驱动转型绩效表现优异,但投入产出绩效的表现糟糕;湖州没有明显的弱项,也可以说没有亮点,各方面表现都有待加强;南昌在人力资源投入、科技研发载体和高新产业载体方面表现较好,但在科技研发投入、成果转化与产业化、驱动转型绩效方面表现较差(表7)。

表6 2017年第四梯队城市的科技创新驱动力一级指标排名

指标

城市

科技创新投入

科技创新载体

科技创新产出

科技创新绩效

重庆

10

8

16

32

芜湖

13

31

13

10

南通

15

11

14

13

扬州

19

20

19

19

泰州

25

19

17

16

嘉兴

17

28

18

26

湖州

22

32

15

24

南昌

20

13

26

18

表7 2017年第四梯队城市的科技创新驱动力二级指标排名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重庆

芜湖

南通

扬州

泰州

嘉兴

湖州

南昌

科技创新投入

科技研发投入

12

6

14

22

21

17

25

38

人力资源投入

12

20

22

21

32

17

27

14

创新基础投入

4

31

14

15

23

17

19

21

科技创新载体

科技研发载体

9

27

21

16

22

28

34

14

高新产业载体

6

31

3

45

20

41

32

13

创新培育载体

8

32

13

20

22

17

21

18

科技创新产出

科技研发成果

15

12

18

28

35

20

13

23

成果转化与产业化

20

11

10

17

12

18

19

29

科技创新绩效

投入产出绩效

28

34

72

48

88

74

31

17

驱动转型绩效

35

9

5

14

4

16

28

26

(撰稿:杨凡、王振 上海社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