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20强城市分析报告

发布者:csjjjd发布时间:2020-11-20浏览次数:52

一、长江经济带20个重要城市绿色发展情况

基于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绿色发展水平的总体情况,选择各个省会城市和相对发展水平较高的城市构成20个重要城市进行分析。其中,舟山、杭州进入20个重要城市的第一梯队,昆明、贵阳、丽江和张家界进入第二梯队,重庆、南昌、武汉、长沙、上海、南京、宜昌、宁波、成都、苏州进入第三梯队,合肥、无锡、常州和湖州位列20个重要城市第四梯队。

舟山和杭州在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绿色发展排名中位居前两位,为第一梯队,是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重要引擎。从构成绿色发展综合指数的三个一级指标来看,舟山绿色生态一级指标得分73.13,排名第17,主要是舟山环境质量表现优异(第8)。2017年舟山水质截面达标率达100%位列第一,空气质量指数58.86%位列第17。但是,舟山自然禀赋相比西部地区城市略有不足,只能排到第23位。其中人均耕地面积、森林覆盖率等指标均只能排到50名之后。绿色生产方面,舟山得分89.08,位列第4。其中,节能减排指数得分96.15,位列第一,主要得益于单位产值用电量60千瓦时/万元(排名第10)、单位产值二氧化硫排放量1.82吨/万元(排名第7),这与舟山市近年来提倡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有很大关系;绿色科技79.65,位列第七,主要得益于人均环保经费投入4437元/人(排名第3)、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5.12%(排名第4)。舟山的绿色生活排名相比其它领域靠后,排名为第21,得分为67.31,三个二级指标污染治理、城市绿化、环境压力分别位列第60、2和22位。

杭州三个一级指标得分结构与舟山类似。绿色生态一级指标的得分为70.44,排名第18,其中两个二级指标自然禀赋和环境质量的排名分别为第61和13名。杭州优异的环境质量得益于良好的空气质量指数(61.11%,排名第11)和水质截面达标率(85.11%,排名第18),自然禀赋中的人均耕地面积和人均水资源不尽如人意。绿色生产一级指标的得分为89.60,排名第2,仅次于上海。其中节能减排位列第12,绿色科技位列第2。2017年,杭州市人均GDP达148794元,位列第5,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占比5.90%,排名第2。近年来,杭州在政府引导、企业投入和全社会参与的形势下,把握创新驱动发展主线,加大了研发经费的投入。其中,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著名企业的研发经费投入均在10%以上,政府研发经费投入占财政经费的投入超过15%。杭州这些年还加强产学研合作,由企业参与的企业科技研发载体步入快车道,如阿里巴巴创建的国家数据智能技术创新中心、阿里巴巴参建的西湖大学、子江实验室等。杭州市绿色生活领域得分66.02,位列第23位,主要受制于人口密度(排名第53)和人均碳排放(排名第41)。

表1 2017年舟山、杭州绿色发展一级指标


舟山

杭州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1.绿色生态

73.13

17

70.44

18

2.绿色生产

89.08

4

89.60

2

3.绿色生活

67.31

21

66.02

23

昆明、贵阳、丽江和张家界这四个进入长江经济带20个重要城市的第二梯队,位列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综合排名的第三至第六名。可以看出,这四个城市均位于中西部地区。

昆明作为云南省的省会,综合排名第三,综合得分68.87,这得益于其在绿色生态一级指标上排在110个城市的第六名,尤其是昆明的环境质量位居第五位。2017年昆明的水质截面检测达标率、空气质量指数均位居前五位,分别达到90.34%和69.93%。此外,土壤侵蚀度表现也较好,位居第七。此外,昆明的绿色生产表现也较好,得分达80.66,排名第20,其中节能减排和绿色科技两个二级指标分别位列第22和26名。昆明单位产值工业废水排放量只有0.86吨/万元,排名第7位,单位产值用电量80千万时/万元,排名第18位,;现象指标较为优异。但昆明人均环保经费投入、单位产值二氧化碳排放量均在50名之后,拉低了绿色生产指数得分。昆明的绿色生活一级指标只能排到第89位,主要受限于污染治理(得分83.43,排名75)和环境压力(得分45.38,排名106)。在污染治理二级指标上,污水处理厂综合处理率92.37%只能排到第50,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70%只能排到第89;在环境压力二级指标上,负向指标人均碳排放和人口密度均位列前20,以上这些都大大影响了昆明绿色生活指标的排名。

贵阳作为贵州省省会,绿色发展指数排名第四,得分68.24。贵阳绿色发展水平较高与昆明类似,主要得益其绿色生态和绿色生产一级指标表现突出。2017年,贵阳绿色生态中的自然禀赋和环境质量两个二级指标均进入前十,如空气质量指数61.66%排名第9,森林覆盖率、农田与水域面积占比分别超过20%和15%。绿色生产一级指标位居第五,其中绿色科技表现较好,人均GDP、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人均环保经费投入均能进入前20名。但是,受限于较高的人口密度、人均碳排放和较低的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污水处理厂综合处理率、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贵阳的绿色生活一级指标仅排在第102位。

丽江是西部著名的旅游城市,在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的绿色发展指数中综合排名第五。从三个一级指标来看,丽江主要得益于其优异的绿色生态一级指标(得分88.70,位列第2)。其中,二级指标自然禀赋仅次于普洱,环境质量得分88.35位列第4。2017年,丽江人均水资源6820.49立方米/人,空气质量指数60.22%,水质截面监测达标率99.96%,森林覆盖率31.34%,农田与水域面积占比22.04%,均位列前五。绿色生产方面,丽江主要得益于节能减排但受限于绿色科技,单位产值用电量、单位产值用水量、单位产值工业废水排放量、单位产值二氧化硫排放量均在20-40名之间,但人均GDP为56780元,位列第69名,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2.02%,位列第61名,人均环保经费投入2455元/人,位列第44名,排名相对较低。绿色生活方面,除了人口密度仅有60人/平方公里,排名第2,其余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建成区绿化覆盖率、每万人公共绿地面积等指标均在80名之后。

张家界绿色发展的指标得分结构与丽江相似。从三个一级指标来看,其绿色生态一级指标表现最为突出,排名第9,主要得益于张家界良好的自然禀赋和环境质量,尤其是环境质量位居首位,比第二名的普洱高出近10分。其中2017年张家界的空气质量指数77.24%、水质截面达标率100%均位居第一。此外,张家界的绿色生产和绿色生活分别排在第58和52名,大多数指标也都处在40-60名之间,如单位产值二氧化硫排放量7.66吨/万元(排名56)、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2.23%(排名44)、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99.11%(排名49)、污水处理厂综合处理率89.72%(排名59)、建成区绿化覆盖率40.33%(排名59)。

表2 2017年昆明、贵阳、丽江、张家界绿色发展一级指标


昆明

贵阳

丽江

张家界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1.绿色生态

82.06

6

78.37

10

88.70

2

79.73

9

2.绿色生产

80.66

20

77.66

22

77.87

27

71.50

58

3.绿色生活

57.24

89

51.58

102

51.78

101

62.78

52

重庆等10个城市进入长江经济带20个重要城市绿色发展的第三梯队。这10个城市除宜昌外,均为沿江各省的省会城市、直辖市和副省级城市,包括重庆、南昌、武汉、长沙、上海、南京、成都、宁波和苏州,这些省会城市和直辖市和其他城市相比,绿色生产一级指标排名靠前,其中绿色科技二级指标表现极为优异,尤其是人均GDP、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等,如宁波、苏州、上海、武汉的人均GDP分别为150990元、148427元、126634元、123831元,仅次于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各个城市几乎垄断了绿色生产前十位榜单。但是,这些城市又会存在绿色生态和绿色生活不足的问题,如对于重庆、长沙等中西部城市而言,其绿色生态排名较好,在长江经济带110城市中都能位居前30,但是绿色生活表现糟糕;而对于上海、南京、苏州等东部城市,绿色生活虽然能够排入前50,但是受限于自然禀赋的严重不足,绿色生态一级指标排名非常靠后,均在90名之外。第二梯队唯一不是省会、直辖和副省级城市的宜昌市,作为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转型升级绿色发展示范区,各二级指标发展较为均衡,大部分指标均在30名之内,是长江经济带110城市中绿色生态、绿色生产和绿色生活三大领域协调发展最为均衡的城市,可以成为偏科城市和潜力城市的发展模板。

表3 2017年第三梯队城市绿色发展一级指标


重庆

南昌

武汉

长沙

上海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1.绿色生态

65.96

21

51.99

65

55.30

49

51.74

68

46.47

92

2.绿色生产

75.37

21

84.44

11

87.96

5

85.24

9

93.91

1

3.绿色生活

65.45

29

69.74

11

62.73

53

68.80

14

65.06

32


南京

宜昌

宁波

成都

苏州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1.绿色生态

45.21

94

65.26

23

54.69

50

56.10

43

48.88

81

2.绿色生产

89.16

3

80.33

22

85.38

8

84.09

12

83.71

13

3.绿色生活

68.20

18

64.97

34

62.11

57

58.77

79

65.73

25

合肥、无锡、常州和湖州进入长江经济带110城市绿色发展20个重要城市的第四梯队,后三者均为东部较为发达的地级市,GDP排名基本位于所处省份的中上游,而合肥则为内陆省会城市。凭借发达的经济,四座城市在绿色生产方面表现相对较好,尤其是绿色科技二级指标,如2017年合肥、无锡的研发投入分别超过200亿和150亿元,超过不足100亿元的贵阳、昆明等西部省会城市。在研发经费投入强度方面,合肥在3%以上,而无锡、常州和湖州均超过2.3%。合肥在绿色生产和绿色生活上表现优异,但绿色生态差强人意,排名只有87名。水质截面达标率和空气质量指数都排在90名开外。无锡、常州与合肥类似,绿色生态一级指标只能排到91名和100名。湖州的得分结构与宜昌类似,发展较为均衡,三项一级指标排名分别为34名、57名和13名。总体而言,第四梯队城市除湖州外,发展都较为偏科,突出优势集中于绿色生产领域的绿色科技次领域,受限于自然禀赋和环境质量,绿色生态一级指标均在80名外,而绿色生活得分各有差异,合肥得益于较高的建成区绿化覆盖率、每万人公共绿地面积和废弃物综合处理率,绿色生活领域表现较好,而无锡、常州则因较高的人均碳排放和人口密度而使绿色生活一级指标得分降低。

表4 2017年合肥、无锡、常州和湖州城市绿色发展一级指标


合肥

无锡

常州

湖州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1.绿色生态

47.72

87

46.75

91

43.18

100

59.58

34

2.绿色生产

81.48

17

83.11

14

87.16

7

71.53

57

3.绿色生活

68.40

16

64.24

40

62.04

58

69.12

13


(撰稿:马双 上海社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