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经济发展报告(2019-2020)

发布者:csjjjd发布时间:2020-12-23浏览次数:1804

长江经济带在我国区域发展格局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我国纵深最长、覆盖面最广、影响最大的黄金经济带,是事关国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更是推动我国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先行区域。

2019年,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长江经济带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精神指引下,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积极落实高质量发展总要求,经济增长保持韧性,创新驱动力稳步提升,新旧动能加快转换,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充分呈现出黄金经济带的活力和潜力。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经济规模总量占全国经济的比重达到45.2%,进一步凸显对全国经济的支撑引领作用。特别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于2018年11月的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围绕一体化和高质量两大关键,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进入了国家推动的新阶段,对长江经济带区域经济发展正在形成新的积极动能。

一、2019年长江经济带经济发展概况

2019年,长江经济带地区经济增长继续保持中高速发展态势,地区经济总量和人均经济规模持续扩大,在全国经济发展格局中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经济发展质量不断提高,且省际经济发展的差距在缩小。

(一)经济规模持续扩大,增长速度略微下降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5.8万亿元,平均增速达到7.2%,较上年增速下降0.2个百分点,较同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高出1.1个百分点,与上一年的领先幅度持平。人均GDP达到78276元,同比增长3.4%,高出全国平均水平(70892元)近7400元,领先幅度进一步扩大。在11个省市中,GDP增速低于全国的只有上海(6.0%),人均GDP规模低于全国水平的有安徽、江西、湖南、四川、贵州和云南6省。总体来看,长江经济带地区经济规模实现了持续稳定增长,但经济增速呈现放缓趋势,相对于全国经济增速优势。人均经济规模继续攀升,领先全国同期水平的幅度进一步扩大。

表1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GDP和人均GDP情况

地区

GDP(亿元)

GDP增速(%)

人均GDP(元)

2018年

2019年

2018年

2019年

2018年

2019年

上海

32680

38155

6.6

6.0

135000

157300

江苏

92595

99632

6.7

6.1

115168

123607

浙江

56197

62352

7.1

6.8

98643

107624

安徽

30007

37114

8.0

7.5

47712

58496

江西

21985

24758

8.7

8.0

47434

53164

湖北

39367

45828

7.8

7.5

66531

77321

湖南

36426

39752

7.8

7.6

52950

57540

重庆

20363

23606

6.0

6.3

65933

75828

四川

40678

46616

8.0

7.5

48883

55774

贵州

14806

16769

9.1

8.3

41244

46433

云南

17881

23224

8.9

8.1

34545

47944

长江经济带

402985

457806

7.7

7.2

68549

78276

全国

900309

990865

6.6

6.1

64644

70892

数据来源:2018-2019年中国和各省市统计公报

(二)经济比重继续提升,省际差距有所减小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的比重达到46.2%,较2018年提升1.4个百分点,较2017年提升1个百分点,近三年经济总量每年增加7万亿元以上,长江经济带地区经济在全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不断上升。

在总量保持上升的情况下,长江经济带内部各省市间的地区经济差距在不断缩小。2019年,东部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沪苏浙皖)的经济总量在长江经济带内所占比重有所下滑,从2017年的52.3%下降到2019年的51.8%,下降了0.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的赣鄂湘从2017年的24.6%下降到2019年的24.1%,西部地区的云贵川渝的占比从2017年的23.2%提高到2019年的24.1%。总体而言,西部欠发达地区的GDP占比提升明显,东部和中部地区的占比略微下降,长江经济带内省际差距有所减小。

表2 2017-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GDP占比情况

地区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GDP规模(亿元)

GDP占比(%)

GDP规模(亿元)

GDP占比(%)

GDP规模(亿元)

GDP占比(%)

上海

30134

8.1

32680

8.1

38155

8.3

江苏

85901

23.0

92595

23.0

99632

21.8

浙江

51768

13.8

56197

13.9

62352

13.6

安徽

27519

7.4

30007

7.4

37114

8.1

江西

20819

5.6

21985

5.5

24758

5.4

湖北

36523

9.8

39367

9.8

45828

10.0

湖南

34591

9.3

36426

9.0

39752

8.7

重庆

19500

5.2

20363

5.1

23606

5.2

四川

36980

9.9

40678

10.1

46616

10.2

贵州

13541

3.6

14806

3.7

16769

3.7

云南

16531

4.4

17881

4.4

23224

5.1

长江经济带

373807

402985

457806

全国

827122

900309

990865

占比

45.2%

44.8%

46.2%

数据来源:2018-2019年中国和各省市统计公报。

二、2019年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概况

2019年,长江经济带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除江西外各省市的第三产业占比均超过了50%。其中,服务业发展势头强劲,工业经济明显好转,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成长,重点行业表现突出,但省际之间产业结构、产业体系和重点产业发展情况仍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

(一)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省际差异仍较明显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三产结构平均值为从8.1:40.6:51.1调整为7.8:38.8:53.5,第一和第二产业比重进一步下降,第三产业比重上升2.4个百分点。分地区看,除了浙江的第二产业和湖南的第一产业比重有所上升,其余地区的第一和第二产业比重均下降,而11省市的第三产业比重均在上升。其中,上海的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70%,安徽、湖北、贵州、云南的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50%。

各省市的产业结构比较来看,上海第三产业产值占比高出第二产业45.7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占比不足30%,第一产业占比微乎其微,服务型经济主导的产业结构特征极为明显;浙江、重庆两地的第一产业占比不足7%,第三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高出第二产业10个百分点以上,形成典型的“三二一”型产业结构;江苏、江西两省的第二产业比重与第三产业比重相差不大,呈现服务业与工业并重的产业格局;安徽、湖北两省的产业结构正处于服务业工业并重向“三二一”型产业结构转型的过程中;湖南、四川、贵州、云南的第一产业比重均在10%左右,第二产业比重不足40%,第三产业占比又远远超过第二产业,产业体系中的农业仍占据一定地位,服务业增长较快,工业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日渐式微。

3 2018-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三产结构变化情况(单位:%)

地区

2018年

2019年

第一产业

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

第一产业

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

上海

0.3

29.8

69.9

0.3

27.0

72.7

江苏

4.5

44.5

51.0

4.3

44.4

51.3

浙江

3.4

43.6

53.0

3.4

42.6

54.0

安徽

8.8

46.1

45.1

7.9

41.3

50.8

江西

8.6

44.6

44.8

8.3

44.2

47.5

湖北

9.0

43.4

47.6

8.3

41.7

50.0

湖南

8.5

39.7

51.8

9.2

37.6

53.2

重庆

6.8

40.9

52.3

6.6

40.2

53.2

四川

10.9

37.7

51.4

10.3

37.3

52.4

贵州

14.6

38.9

46.5

13.6

36.1

50.3

云南

14.0

38.9

47.1

13.1

34.3

52.6

数据来源:2018-2019年中国和各省市统计公报

(二)服务业发展势头强劲,工业经济明显好转

2019年,长江经济带服务业增加值超过24万亿元,增速达7.8%,占GDP比重接近54%,成为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产业部门。除江西、湖北两省,其他9省市的服务业产值占比均超过了GDP的一半。其中,江苏、浙江的服务业对地区生产总值的增长贡献率最高,分别达到147.9%、112.9%,贵州、重庆的服务业对地区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最低,仅为28.2%、35.0%。

服务业重点行业发展情况地区差异较大。2019年,上海服务业中增长最快的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速接近20%,占服务业比重最大的金融业增加值达6600.6亿元,增速达到11.6%;江苏服务业中的金融、交通仓储运输和邮政等增速明显,互联网及相关服务业增速最快;浙江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主要特征的“三新”经济增加值占GDP的25.7%。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6229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14.5%;安徽以互联网信息技术、商务服务等新兴行业为代表的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20.9%,带动优势凸显;江西省2019年的邮电业务总量高达3068.6亿元,比2018年增长71.8%,是服务业中增长最快的产业门类;湖北、湖南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较快,贵州的数字经济产业在2019年高达22.1%,增速连续5年领跑全国。重庆的房地产业增速放缓,全年增速降至2.7%,金融服务业增速最快,达8.0%;云南、四川的交通运输和旅游业的增长速度依据保持在两位数以上。

2019年,长江经济带各省市的工业经济发展均有所好转。上海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达到3.3%,比2018年多出1.4个百分点,全年六个重点工业行业完成工业总产值23279.15亿元,比上年增长0.1%,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67.6%;江苏的装备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6.0%,对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达46.5%,其中电气机械、医药、专用设备等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均实现10%以上的增长;浙江17个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4%,平板电脑、3D打印设备、光纤、城市轨道车辆、太阳能电池、工业机器人等先进工业产品产量快速增长;安徽40个工业大类行业有35个行业的增加值保持增长,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增长迅速;江西规模以上轻工业增长4.3%,重工业增长10.6%,38个工业大类行业中的26个大类行业增加值实现增长,增长面为68.4%,其中11个行业实现两位数增长;湖北2019年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提升0.7个百分点,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4.4%,快于规模以上工业6.6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9.5%,对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17.0%;湖南规上工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工业对地区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有上升,其中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增长5.4%,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29.1%;重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6.2%,电子、装备、化工、医药、材料、能源等工业门类均呈现快速上升态势;四川规模以上工业41个行业大类中有37个行业增加值增长,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三大行业增速最快;贵州19个重点监测的行业中,12个行业增加值保持增长。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幅均在18%以上,是增长最快的三个产业部门;云南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00亿元,但增速放缓3.7个百分点,其中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实现较快增长。

4 2018-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及增速(单位:%)

地区

2018年

2019年

工业增加值(亿元)

增速(%)

工业增加值(亿元)

增速(%)

上海

2623.8

1.9

2710.4

3.3

江苏

35748.3

5.1

37964.7

6.2

浙江

14714.0

7.3

16157.0

6.6

安徽

10675.6

9.3

11454.9

7.3

江西

8263.4

8.9

8965.8

8.5

湖北

13987.3

7.1

15078.3

7.8

湖南

10754.8

7.4

11647.4

8.3

重庆

6268.1

0.5

6656.7

6.2

四川

12375.6

8.3

13365.7

8.0

贵州

4687.0

9.0

5137.0

9.6

云南

4904.3

11.8

5301.5

8.1

数据来源:2018-2019年中国和各省市统计公报

(三)战新产业加速成长,重点行业表现突出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增加值平均增速11.2%,高于全国(8.4%)增速达2.8个百分点。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6.1%,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其中工业增长3.3%,服务业增长13.3%;江苏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比上年增长7.6%,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32.8%,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浙江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主要特征的“三新”经济增加值占GDP的25.7%,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达6229亿元,比上年增长14.5%;安徽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幅均在10%以上,24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产值平均增长13.6%;江西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1.4%,高于全省平均2.9个百分点,占比为21.2%,比上年提高4.1个百分点,其中电子信息制造等行业实现快速增长;湖北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10%的增长,其中锂电池、微信计算机设备、显示器等电子信息产品产量增幅明显;湖南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9.9%,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8.6%,其中高加工度工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1%和16.3%,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4.1%,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30.5%,机械制造行业继续表现出色;重庆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表现亮眼,分别增长16.0%、7.9%、10.3%和7.8%。四川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7%,铁路、船舶、航空航天等高端装备制造业增幅明显;贵州近五年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年均增长都在13%以上,总产值近6000亿元,以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战新产业占比份额年均增长15%以上;云南围绕以生物医药、生物制造和生物技术服务为主的现代生物产业,以硅、锗、铟等光电子基础材料资源优势和军工领域光电子技术积累,2019年实现战新产业增加值增速13.3%,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提高10%以上。

三、2019年长江经济带三大经济动能概况

2019年,长江经济带地区经济增长动力仍处于动态调整转化阶段。三大发展动力中,投资规模仍然处于增长态势,但增幅减缓;内需消费高速增长,增幅有所回落;出口呈现较为明显的大幅波动变化特征。总体而言,长江经济带三大发展动力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仍然显著,但规模增速普遍下降,且内部各要素之间处于动态变化之中,经济增长动力结构存在较明显的地区差异。投资和消费实现较快增长,但增速仍然放缓。受国际贸易形势影响,出口情况波动较大。

(一)投资规模继续增长,增速仍处下滑轨道

2019年,长江经济带固定资产投资额继续保持增长,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达334441亿元,占全国的比重接近60%;投资增速达7.7%,高出全国平均值2.6个百分点,但增幅较去年有所下降。近年来,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结构转型升级优化的影响,长江经济带固定资产投资回归理性,增幅持续减缓。除浙江、湖南投资增速实现正增长外,其余省市都出现增速放缓迹象。其中,贵州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14.8个百分点,位于各省市之首,安徽、江西、重庆、云南等地的投资增速也都出现1-3个百分点的不同程度下滑,上海、江苏、湖北、湖南、四川等地的投资增速变化不大,呈现出较为稳定的发展态势。

(二)内需消费高速增长,全国占比较为稳定

2019年,长江经济带内需消费实现较快增长,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为8.9%,高出全国平均值0.9个百分点。其中,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云南等省市的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实现两位数以上较快增长。但是纵向比较来看,长江经济带地区除江西、湖南有微幅上升外,其余省市的消费增速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但最大降幅是贵州的3个百分点,远低于固定资产投资的降幅。2019年,长江经济带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至176636亿元,占全国的比重达32.9%,消费带动作用依旧明显,但近五年来消费比重变化不大,且远低于投资占全国的比重。

(三)出口增速明显好转,波动幅度仍然较大

2019年,虽然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但世界经济总体稳步复苏,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国际经贸关系发展活跃,加之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取得新的进展,因此长江经济带11省市出口情况仍然实现了较快增长,除贵州出现了负增长外,其余省市均实现正增长。全年长江经济带实现出口额83817亿元,同比增长12.5%,增速较2018年上升1.6个百分点,高出全国0.9个百分点。其中,湖南出口增速达到51.9%,位居全国前列;安徽、江西、湖北、四川、云南等省市的出口增幅也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浙江出口增幅继续稳定在9.0%,在沿海省份中排名前列。上海、江苏、重庆的出口增速下降较为明显,大致处在6-8个百分点区间。在全国地位方面,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出口规模占比达48.6%,重要性进一步显现。总体而言,长江经济带地区出口情况总体稳定,但受国际贸易不确定性影响,各省市的出口波动幅度也较大。

5 2019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投资、消费和出口情况

地区

绝对值(亿元)

增速(%)

投资

消费

出口

投资

消费

出口

上海

8012

13497

13721

5.1

6.5

0.4

江苏

58767

35291

27209

5.1

6.2

2.1

浙江

36703

27176

23070

10.1

8.7

9.0

安徽

35632

13378

2787

9.2

10.6

11.6

江西

26794

8422

2497

9.2

11.3

12.3

湖北

39129

20244

2485

10.6

10.3

10.3

湖南

37941

17240

3076

10.1

10.2

51.9

重庆

19725

9533

3713

5.7

8.7

9.4

四川

30928

20144

3892

10.2

10.4

16.8

贵州

17881

4174

327

1.0

5.1

-3.1

云南

22929

7539

1036

8.5

10.4

17.3

长江经济带

334441

176636

83817

7.7

8.9

12.5

全国

560874

411649

172342

5.1

8.0

5.0

与全国比较

占比59.6%

占比42.9%

占比48.6%

高2.6%

高0.9%

高7.5%

数据来源:2019年中国和各省市统计公报。

从近几年的趋势来看,长江经济带三大发展动力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仍然显著,但规模增速普遍下降,且内部各要素之间处于动态变化之中,经济增长动力结构存在较明显的地区差异。具体而言,投资、出口对长江经济带的拉动效果有所下降,消费的拉动作用在显著上升,这与过去一直依靠大规模投资和享用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外贸红利形成鲜明对比。从内部各省市来看,上游地区的投资、出口带动作用仍较显著,中游地区“三驾马车”的经济贡献率相对均衡,下游地区则主要依靠扩大内需消费来拉动地区经济发展。上海、江苏等省市的投资、消费与出口的增速差距在不断扩大,中部地区的江西、湖北等地三大需求将的增速差距在缩小,各发展动力对经济的贡献率也变化不大,而西部地区各省市的投资、出口降幅明显大于消费降幅。


(撰稿:马双、王振分别为上海社科院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