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格局变化分析

发布者:csjjjd发布时间:2023-05-09浏览次数:295

2005—2019年,长江经济带各地市可持续发展水平均呈上升态势,整体呈现东高西低、局部地区呈“核心—边缘”的空间格局。分时段来看,2005年,各地市可持续发展水平呈明显的三级梯度分布格局,上、中、下游依次升高。

排名前十的地市中,下游地区占了6个。上海的可持续发展水平最高,综合得分为0.318。此外分别是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南京、杭州、苏州、无锡、宁波,主要原因是长三角地区经济发达、信息技术等水平高;中游地区是武汉和长沙。武汉、长沙和南昌作为中游地区的3个核心城市,与周围地市构成“核心—边缘”格局;上游地区有重庆和成都。

可持续发展低水平地市主要分布在云南,排名后十的地区包括昭通、普洱、文山州等5个市州,这些市州多位于边境,经济发展水平、基础设施等都相对薄弱。处于成渝城市群的内江、广安、巴中、资阳可持续发展水平也较低,与该区域核心城市差距较大。

2005—2010年,各地市可持续发展水平明显提高,中下游地区可持续发展水平差距有所减小,整体依然呈现下、中、上游递减的空间格局。排名前十的地市中,下游地区占了6个,与2005年一致。上海可持续发展水平依然最高,苏州可持续发展水平上升速度最快;中上游地区依旧是武汉、长沙、重庆和成都,排名略有变化。

中低水平地市大部分位于四川、云南和贵州,其中排名靠后的市州有内江、六盘水、安顺、大理州、保山、怒江州等。

此外,中游地区的怀化、张家界、邵阳、永州等可持续发展水平也较低。2010—2015年,各地市可持续发展水平进一步提高,上中下游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呈现不同的分布格局。下游地区呈现集聚态势,以上海为中心,与周围的苏州、常州、无锡、南京、嘉兴、杭州、宁波组成高值区。

上海依然保持最高水平,苏州可持续发展水平上升速度最快;中上游地区呈现“核心—边缘”的空间格局,核心城市分别是武汉、长沙、重庆、成都。其中重庆可持续发展水平增长速度最快,成都紧随其后,可以看出成渝城市群的两大核心城市可持续发展态势良好,但其边缘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与之相差较大。

水平较低的地市主要位于云南和贵州。2015—2019年,中上游地区“核心—边缘”格局进一步凸显,下游地区集聚态势进一步加强,可持续发展中高水平市域主要分布在下游地区。

下游地区中达到高水平的有上海、苏州和杭州,上海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速度最快;中上游地区中,达到中高水平的核心城市数量有所增加,均为各省省会。其中,重庆和成都达到可持续发展高水平。

成都、昆明、武汉、长沙、南昌综合得分分别高出各自所属省份平均水平0.214、0.076、0.158、0.158、0.054。可以看出,成都、武汉和长沙的可持续发展水平与省内其他城市差距相对较大。

综合来看,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差距较大,发展水平高的地市集中分布在下游地区的江苏和浙江,中上游地区个别省会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较高,发展水平较低的地市主要在云南。

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综合水平空间差异呈现波动增大的态势,变异系数从2005年的0.318增至2019年的0.349,其中2017年达到最大值0.350,说明区域之间的差异在逐渐增大2005—2019年,长江经济带116个地市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均呈上升趋势,呈现下、中、上游依次递减的空间格局。

发展较快的城市大多位于下游地区,较慢的城市主要位于云南。中上游地区的核心城市有武汉、长沙、重庆和成都。分时段来看,2005—2010年,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幅度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是玉溪、上海、苏州、重庆、长沙、成都等。

中玉溪市经济可持续性得分提升最大为0.072,年均增长达30.44%,其次是上海和苏州分别提高到0.064、0.058。排名靠后的城市有宿州、宜春、邵阳、自贡、巴中等。

长江下游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增长幅度明显高于中上游区域;2010—2015年,经济可持发展水平提升幅度较大的城市主要在下游地区,在排名前50的城市里,下游地区占了56%。上海得分提升幅度最大为0.077,年均增长7.9%。

玉溪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呈现下降趋势,与上一时段比较相差较大,表明玉溪在城镇化进程中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不稳定;2015—2019年,排名前10的城市分别是上海、南京、无锡、苏州、杭州、宁波等,上海依旧领先,经济可持续得分提高到0.109,年均增长7.70%,其次是杭州和苏州分别提高了0.068、0.062,低水平城市主要位于贵州和云南。

经济子系统的变异系数较大,表明长江经济带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差距较大,2005—2019年其变异系数呈现波动减小趋势,说明各地市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差距逐渐缩小。2005—2019年长江经济带大部分地市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呈上升趋势,只有随州呈下降趋势,年均下降0.15%。发展较快的城市主要在江苏和安徽的北部、长江中游的中部以及四川中部。

分时段来看:2005—2010年,大部分地市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呈上升趋势,少数城市有所下降。

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幅度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是苏州、杭州、长沙、重庆、成都、迪庆州等,其中重庆发展最快,年均增长5.79%。发展较快城市主要位于长江上游地区,而下游城市排名普遍靠后。发展水平下降的城市分别是徐州、南通、盐城、宿州、黄冈和随州,其中徐州下降幅度最大,年均降低2.33%;2010—2015年,除了随州和张家界有所下降,其余地市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均呈上升趋势。

提升幅度排名靠前的城市主要位于长江下游地区,排名前十的有上海、苏州、杭州、武汉、重庆、成都等,其中重庆和成都排名前两位;2015—2019年,共有9个地市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呈下降趋势,分别是淮南、铜陵、宿州、襄阳、咸宁、重庆、资阳、玉溪、楚雄州,其中重庆下降幅度最大。

在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上升的城市中,苏州上升幅度最大,年均增长6.17%。该时段,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较快的城市主要在长江下游地区。

社会子系统变异系数均在0.5以上,说明长江经济带各地市之间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差距较大,2005—2019年其变异系数整体呈下降趋势,表明各地市社会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差距逐渐减小。

2005—2019年,长江经济带大部分地市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呈上升趋势,但相比经济和社会子系统上升缓慢,且出现阶段性下降趋势。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较快的区域主要在江苏和安徽的北部,四川和江西提升也相对较快。个别城市呈下降趋势,分别是舟山、黄冈和昆明。

分时段来看,2005—2010年,大部分地市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有所上升,舟山、攀枝花、遵义、昆明、玉溪和临沧呈下降趋势,其中舟山市下降幅度最大,年均下降4.45%。

在水平提升的城市中,提升幅度排名前十的城市有滁州、亳州、池州、鹰潭、广安等,其中广安提升幅度最大,年均增长达14.75%;2010—2015年,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下降的城市有所增加,包括湖州、绍兴、十堰、孝感、荆州、宜宾、雅安、普洱和楚雄州等,其中宜宾下降幅度最大。

贵州的安顺、遵义、六盘水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提升幅度排名前三;2015—2019年,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下降的城市共有61个,其中上中下游分别占比29.51%、31.15%、39.34%。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广安,年均降低5.38%。发展水平上升的城市中,攀枝花上升幅度最大。

资源环境子系统可持续发展水平变异系数在三者中是最小的,表明长江经济带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差距相对较小。2005—2019年其变异系数从0.201降至0.164,呈逐年下降趋势,说明各地市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水平空间差距逐渐缩小。